www.hg1905.com > 侠行水浒 > 第0238章 小王爷来了

第0238章 小王爷来了

    四月初的骄阳已是有了灼热的温度,穰县城南二十里外的旷野中,绵延广阔的叛军大营正遭受猛烈的攻击,三支配合有序的朝廷官兵结成密集阵列,分成三个方向有序地冲击着营寨的防御。
  
      前排的步兵身穿步人甲,左手拿着铁盾,右手握着战刀,正是精锐的重甲刀盾兵,他们身上穿的步人甲也是这个时代最先进、最重、防护能力最强的重型战甲,若是隔得远了,连劲弩都穿不透。
  
      这些重甲刀盾兵结成密集阵列,顶着王庆叛军的弓弩,迅速靠近营寨,而在他们身后则躲藏着更多的重甲长枪兵、重甲大刀兵,重甲弩手等各种各样的兵种,他们密密麻麻地挤成一团,彷如无懈可击的铁桶。
  
      这也是大宋精锐兵马才有的配置,完全是依靠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堆积出来,根本不是王庆叛军可以拥有,不说每副战甲的造价,哪怕就是这些兵甲的日常维护费用都不是个小数目,需要大量工匠定期打磨,定期翻新,若是生了铁锈,穿在人的身上连走路都难。
  
      何况打造一副战甲的工艺也是非常复杂,单是甲叶就有一百八百多块,有一块的尺寸不对,那就合不上去,耗时可谓很长,需要的工匠也很多,王庆这种反贼也就只有看着欣赏的份,根本不可能大量拥有。
  
      赵不凡在北疆经营这么多年,利用手中权势想尽了办法,更有地方百姓和朝廷的鼎力支持,日日积累,如今才勉强把梁山军那三万多人给打造成这种标准,连水浒军都还没能完全配备,何况是王庆这样靠着山头起家的匪寇。
  
      看着前方那些装备精良的朝廷精兵,李懹额头的汗水简直就像是雨水般落下,他不停地嘶吼着让弓弩手加快射击,可那一箭雨给朝廷兵马带来的伤害实在是太小。
  
      很快,朝廷官兵再次冲到了营寨边缘,依靠着滚石檑木和拒马等防护设施,叛军总算是给朝廷兵马带来少许伤亡,双方也迅速进入白刃战,可惜双方兵甲的差距很大,武艺的差距也非常明显,朝廷一个精兵可以对抗两三个叛军,若不是有营寨这个地理优势,叛军根本就难以抵挡,着实给李懹带来巨大压力。
  
      惊怒交加之中,他愤怒地看向身旁马勥,大声吼道“这仅仅是刘仲武发起的第三波攻势,可你看看我们营寨的防御设施还有几处是完好?你们往常不是自夸智勇双全?怎么现在如此不堪?早前在外交战,你们就连战连败,现在退守营寨,你们还是没有办法?大王拿你们有什么用?”
  
      马犟脸上隐隐闪现怒色,但却不敢吭声,李懹的伯父是李助,李助是王庆的丞相,地位摆在这里,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反倒是他的亲弟弟马劲性子更为刚烈,憋不住气,怒声回道“你才是统帅,你怎么不想办法?你怎么不上阵杀敌?”
  
      李懹瞬间怒瞪双眼“大胆,你是我麾下将领,敢跟我顶嘴?”
  
      马劲争锋相对“你是怎么位列我们之上,难道心里没数?”
  
      这话可算是说到李懹的软肋,眼睛里怒火熊熊,阴沉地盯着他。
  
      马犟本就很忧心当前局势,眼见两人吵起来,忍不住看向马劲道“行了,大敌当前,理该同仇敌忾击破朝廷兵马,大家落草为寇就为了图个逍遥快活,彼此都是兄弟,少说几句死不了人。”
  
      “兄弟?”
  
      马劲怒哼一声,气得额头青筋都鼓了起来“既然都是兄弟,为什么有亲疏远近之分?既然都是兄弟,为什么有上下尊卑之别?既然都是兄弟,为什么身居高位的就是那几个人?大家为什么不能平等相待?我们打死大活,究竟为了什么?兄弟情义早他娘的没有了,现在还比不过在房山的时候,那时候好歹大家各坐一把交椅,逍遥快活,各管各的,现在这跟朝廷有什么区别?我他娘的落什么草?我去边关从军不好?光宗耀祖不好?”
  
      这话一出,马犟整个都愣住了,因为他也回答不上来。
  
      为什么落草?不就是图个逍遥快活?不就是图个出路?不被欺压?
  
      可现在这样跟朝廷有什么区别?
  
      若是纯为打仗,帮朝廷打外敌不好?死了还是个英雄,落草为寇干什么?
  
      当他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李懹却是火冒三丈,简直是被马劲气炸了肺。
  
      他是既得利益者,身居高位,自然指望着叛军势力越来越大,那样他的权势也会越来越高,最好把大宋都给推翻,那他说不定就是货真价实的枢密使,这也是他跟着王庆的最大动力。
  
      马劲的质问简直就是对他心底深处的质疑,怎么不让他恼怒,若不是眼下还要依靠马家兄弟抵挡朝廷官兵,若不是正值用人之际,他恐怕直接会让人把马劲拖下去砍了。
  
      看了看远处的朝廷官兵,李懹最终还是忍下了怒气,只是在心中暗暗痛骂。
  
      兄弟?在房山的时候是兄弟,起兵了还有什么兄弟?
  
      大王本就是个好色风流的人物,起兵一不为天下百姓,二不为忠君爱国,造反作乱摆明就是为了做皇帝,享尽荣华富贵,说白了大家都是为自己,你们自己没本事爬上去,在我面前扯兄弟情义,真是吃饱了撑得慌。
  
      皇帝只有一个,这么多兄弟一起做皇帝?
  
      枢密使只有一个,你们都跟我平起平坐了,岂不是满朝都是枢密使?傻吗?
  
      …………
  
      当李懹与马家兄弟各怀心事的时候,激烈的战场后方旷野之中,十几个方阵的朝廷将士正坐在地上歇息,他们被分为三个梯队,随时准备替换前方的攻城队伍,轮流对敌营发起冲击,而更后面的地方有个隆起的土坡。
  
      这土坡的坡下是几部精锐的铁骑,坡上则树立着高高飘扬的中军大旗,十几个掌旗官整齐排列,五六个传令兵面色肃然,随时准备着向远处的将士传递新的命令。
  
      在他们的前面,也就是土坡最顶部的地方有张小小的帅案,帅案后边有张太师椅,此时身为主将的刘仲武就坐在椅子上,目光时不时看向远处的战场,时不时又埋头在帅案上研究地图,谁也不知道他在盘算什么。
  
      半个时辰后,他抬头看到远方的攻势有些凌乱,叛军再次挡住了一波攻势,这才面无表情地轻轻张嘴。
  
      “传令,第二阵列撤退,第三阵列突进,撤换时按例以火石炮和投石机持续轰击十轮。”
  
      没有人回应,但身后的掌旗官却迅速挥动令旗,传令兵也分出一人策马奔下土坡。
  
      战场上的局势随之产生变化,休息许久的第三阵列迅速起身,带兵将领奔走呼喝,做着战前的最后调度,而更远方与叛军激烈厮杀的第二阵列将士却如同潮水般退下来,重甲刀盾兵组成厚实的屏障,掩护着所有人撤离。
  
      一切又回到已经重复多次的攻势轮换之中,也正是这种有序的进攻节奏,朝廷兵马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一次次给叛军带来巨大的伤亡和压力。
  
      刘仲武这时候也始终盯着战场,多年的战场经验让他深深的知道,攻势轮换的时候最为重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抓住破绽突袭,甚至引起大军混乱,即便前边只是不足为惧的叛军,不是西夏或辽国的精兵,但他仍然不会有丝毫懈怠,因为过去的太多次战斗让他有过血的教训。
  
      直到他亲眼看见第三阵列的士卒顺利进入白刃战,压制到敌方营寨,这才又把目光放到帅案上的地图。
  
      突然,急促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刘仲武的亲卫统领从山坡下快速跑来,神色异常焦急。
  
      多年相伴的熟悉让刘仲武即便没去看,也感觉到亲卫统领的急迫,当下头也不抬地问“什么事这么慌张?”
  
      亲卫统领急速奔到近前,躬身行礼“回禀将军,后方有一男一女压着个叛军将领走来,哨骑询问过后,他亮明了身份,按哨骑所说,他是小王爷。”
  
      刘仲武瞬间转过头去“小王爷?哪个小王爷?怎么会到这里来?”
  
      亲卫统领回道“陛下新收的义子赵不凡,哨骑说他有御史中丞和开封府的印鉴,应该不会有假。”
  
      “赵王?”
  
      刘仲武大为惊讶,难以置信地说“这才听说他铲除童贯不久,京城又乱不可言,他怎么有时间来邓州?”
  
      说着他也不等亲卫统领回话,急急吩咐道“快,速速请过来。”
  
      “尊令!”
  
      亲卫统领应了一声,匆匆去了。
  
      刘仲武惊疑不定地闷了会儿,很快调整好心绪,安静等待。
  
      不多会儿,赵不凡和朱琏大步走上土坡,待看清浑身战甲的刘仲武,赵不凡立刻大笑着道“刘将军,多日不见,风采真是更甚往昔,可是打了胜仗?”
  
      刘仲武微笑着站到帅案旁边,躬身行礼“末将参见小王爷,参见朱王妃!”
  
      “免礼,免礼!”
  
      赵不凡摆摆手,大咧咧地走到近前,没急着跟刘仲武多说,反而看向远处的阵列和战场,等仔仔细细地把整个局势都看个清楚明白,他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
  
      “刘将军,你这可是细火慢熬,活生生要把叛军给熬死,稳当倒是稳当,唯独就是慢了些。”
  
      刘仲武眼睛一亮,心知他是有真材实料的人,也没什么好隐瞒,径自笑道“回小王爷的话,末将这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伤亡,别的方法虽然快,但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赵不凡连忙摆手“诶,我就是随便聊两句,没有监督的意思,现在你是主帅,怎么打可不关我的事。”
  
      这般洒脱倒是让刘仲武乐了,不再多说战事。
  
      “小王爷怎么会来这邓州,而且还找到战场来?”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