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舅舅,我想回趟许家镇

第五百八十九章 舅舅,我想回趟许家镇


  
      秦泽愣了愣,有些措手不及。
  
      这么出名的人,说没就没了?
  
      秦泽不是没看过“伟大的某某学家去世了”的新闻,国内的就看过不少,直到他们离世的新闻出来,秦泽才“哦”一声,原来还有这么一位伟大的学家。
  
      其实内心毫无波动,因为根本没听说过,就像是看到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去世。
  
      可这位浑身瘫痪的学家,秦泽从初中就认识他了。
  
      物理课本里有。
  
      在当时懵懂的他心里,这是和居里夫人爱因斯坦这些牛人并列的存在,尽管后来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那个时代的印记,又少了一个,内心莫名的惆怅,就仿佛看到自己的青春少年时光在远去。
  
      在秦泽看着霍精生平事迹、学术贡献,系统忽然说道:“呵,伟大的物理学家,宇宙研究者。在我面前,竟然有人敢自称宇宙研究者。诸天万界,我说我对宇宙的研究和理解很一般,那么那些妖艳系统就得跪下来说:宇宙是什么,小的不知道。”
  
      “看把你骄傲的,你这个被踢出群的low逼。”秦泽道:“对了,你的真名叫什么来着。”
  
      系统:“......”
  
      “宇宙演算系统,敲黑板,划重点。”系统略带恼怒的声音。
  
      “Low逼系统,你是专业的,你告诉我,真的有外星人吗。”秦泽道。
  
      “愚蠢的问题,宇宙浩渺无垠,地球渺小如尘埃,生命并不是地球的专利。”系统纠正道:“从天开始,请叫我真名。”
  
      “那么,伟大的宇宙演算系统,请你告诉我,宇宙到底有多大。”秦泽道。
  
      “又是一个愚蠢的问题,是时候让你看看真实的世界了。”
  
      伴随着系统的声音落下,秦泽眼前,自动弹开3D投影界面。
  
      这是系统第一次主动打开3D投影,整个大堂,来来往往的客人,大堂经理,前台人员都没有看到一张恢弘大气的画卷浮在半空之中。
  
      秦泽眼前,是一个旋涡状的星海。
  
      “这张图里,地球在这里。”系统的声音同步响起。
  
      星海图中,一颗渺小的,几乎无法用肉眼识别的星辰亮起来。笼罩上一层微光。
  
      太渺小了,地球相对于眼前的星海而言,渺小如尘埃。
  
      “这就是宇宙?”秦泽惊叹。
  
      “宇宙?嗤,凡人。”系统嗤笑声:“看到那点微弱的光芒了吗,那是地球的磁场范围。这代表着宇宙中任何可能存在的外星人,如果生存在这个范围之外,那是不可能发现地球的。在人类能触及的范围之外,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
  
      “银河系的直径,约10万光年。在银河系内,有超过一千亿颗星体和行星。在银河系里,地球算什么?但就算这么大银河系,也无法和其他星系相提并论。”
  
      话说完,3D投影的图像发生变化,镜头拉远,银河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更广阔的星系。
  
      “这个星系,我把它命名为咸鱼星系,它的直径约一千万光年,是银河系的一百倍。相对于咸鱼星系群,银河系算什么?我们再拉远.....”
  
      3D投影图像再次发生变化,镜头拉远,咸鱼星系消失不见,另一个更宽阔的星系出来。
  
      “这个星系,我把它命名为宝宝星系,宝宝星系群里,有一百个咸鱼星系。儿它的直径,是可怕的一亿一千万光年。别震惊,继续看下去。”
  
      镜头又拉远,宝宝星系消失。另一个星系出现。
  
      “这个星系,我取名叫“你大爷”星系,宝宝星系只是“你大爷”星系的冰山一角,它的直径是可怕的五亿六千万光年。”
  
      “.......”秦泽:“你取名字的方式,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名字只是称号,为了让你有更深刻的印象。”
  
      “难道在你眼里,咸鱼不如宝宝?”
  
      系统不搭理他。
  
      系统说:“就算是“你大爷”星系,也只是整个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像他这么大的,还有无数个,据我推测,起码有两万亿个“你大爷”星系这样的星系。星系之多,甚至多于地球上的沙子。地球与任何可观测的宇宙边缘的直径达到骇人听闻的654亿光年。地球对于宇宙来说,连分子都不是。然而,你知道在可观测的宇宙还有什么吗?”
  
      秦泽目光呆滞:“什么?”
  
      系统:“未知。”
  
      “未知?”
  
      “就算是我的能力,也无法探索到更深入的东西,除非我升级。有趣的是,可观测宇宙之外,并不是世界的全部。你不要忽略了平行空间的存在。我不属于这个宇宙。空间和时间都不是单一的,空间理论上来说,可以无限叠加,而时间,则有无数条平行的线。”
  
      “你们地球人说过一句话:一沙一世界。说这句话的人误打误撞,说对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确实是这样。没准你身体里一个细胞,就是一个宇宙,每个宇宙里就有一个地球。”
  
      “扯淡!”
  
      “不是扯淡,只是存在的维度不同。”
  
      “我感觉你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会这么认为是正常的,凡人的智慧,当然无法理解。就像三维世界的生物,无法想象四维世界的风景。因为不在一个维度,好比你不可能告诉蚂蚁人类的世界如何如何精彩。就算说了,以蚂蚁的智慧,也无法想象。”
  
      “好了,别秀了,你牛逼可以了吧。我不想在讨论类似的话题。”
  
      秦泽心里很不舒服,或者说,有种四大皆空的感觉。
  
      系统为他揭开了宇宙的冰山一角,让他明白世界的广阔,地球算什么,银河系又算什么,当人类了解到自己的微不足道后,一切事物都变的寡然无味。
  
      赚钱,无趣。
  
      啪啪,无趣。
  
      游戏,无趣。
  
      人生,无趣。
  
      站在山顶眺望过远山的人,再难蹲在山脚面对一朵野花。
  
      “你这么牛逼,为什么会怼不过那些妖艳系统。”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天文望远镜肯定怼不过碰碰车。”
  
      “好有道理。”
  
      这时,手机叮的一声,信息提示。
  
      苏钰:“我刚醒,你在哪里?”
  
      时间是早上九点半。
  
      秦泽回复:“我刚结束晨跑,马上上来。”
  
      ......
  
      东风虚拟现实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项目,在经过又一番拉锯战后,还算比较顺利的拿下来。
  
      在谈判会议上,秦泽像是变了个人,频频出击,攻势凌厉,东风一方节节败退,最后以原先说好的价格成交。
  
      双方初步签了合同,进入漫长的收购流程。
  
      刘总在内的东风领导,把秦泽一行人送出厂子大门外。
  
      考擦团的人开车离开。
  
      商务车停在门口没动,苏钰和许耀开门上车,但舅舅停在原地,他望着天边,低声道:“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秦泽在他身侧,闻言,摇头。
  
      许光低声道:“给你外公上柱香。”
  
      秦泽说过,以后东风会让他管理,在外漂泊十余载,终于在今日,得偿所愿。
  
      秦泽顺着他的目光眺望,那是沪市的方向。
  
      “上车吧,回沪市后,一起去祭拜外公。”秦泽拍了拍舅舅的肩膀。
  
      两人一同上车。
  
      .......
  
      “第一次做实业,许总有什么建议吗?”
  
      商务车里,秦泽喝着威士忌,目光从窗外收回,落在许耀身上。
  
      “工厂的管理,你舅舅其实有经验,而且东风的原班人马不变,所以只要原样就不动就好。”许耀道。
  
      “东风太多的关系户,该清理的要清理。另外,经理职务需要重新招聘,原东风人马,一概辞退。”苏钰道。
  
      “核心技术方面呢?”秦泽问。
  
      许耀一愣。
  
      东风虽然走的是高精端路线,但又不是什么了研究所,哪来的核心技术要保密。
  
      不过他仍然认真回答:“可以学梨子手机,疯狂注册专利,大到内核技术,小到软件图标,统统注册专利。而核心技术的生产、研发人员,签订长期劳动合约,泄露者要承担法律效果,三年起步。”
  
      秦泽下意识接话:“死刑不亏!”
  
      许耀:“???”
  
      苏钰和许光也看着他。
  
      秦泽尴尬一笑,不好意思,顺嘴了。
  
      “许总有没有兴趣入股?有你的加入,我们必定能走的更快更稳。”秦泽道。
  
      苏钰一愣。
  
      许光和许耀表情各不相同。
  
      前者脸色微变,后者则是激动。
  
      许耀大风大浪经历过的人,此时竟有些克制不住手的颤抖,忙端起杯喝了一口酒,借机稳了稳情绪,这才说道:“你说。”
  
      秦泽道:“收购的钱,你出一部分,按照比例拿股份,然后东风的管理和运营,我这边就派舅舅过来,你那边也派个专业点的团队。”
  
      许耀:“没问.....”
  
      “咳咳!”
  
      许光以重重的咳嗽声打断,插科打诨道:“合作的事,有空再说。阿泽,你有买机票吗?”
  
      秦泽道:“买了,中午十一点,萧山机场。我让苏钰也帮你买了。”
  
      “萧山机场?”许光愣了愣,“你买错票了,咱们应该到虹桥,或者浦东机场。”
  
      “没买错。”秦泽看着杯中酒液:“舅舅,我想回一趟许家镇。”
  
      “许总,不妨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