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893 拼尽全力,另有其人

893 拼尽全力,另有其人

“小鳄鱼都交给我别管那边”
  
  高声喊出了这样的话,保持着施法动作的临渊断水仿佛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把之前我给你们的治疗药水准备好没血了就靠自己”
  
  “还愣着干什么”
  
  似乎还没有从眼前发生的一切反应过来,几个分散在周围的玩家依然用呆愣的眼神茫然地望向河滩的前后左右,再次抬起了双手的魔法师随后甩出了一大块瞬间凝聚成型的魔法巨石,用冲天的震响声将那几名萌新从呆滞的状态中震醒了过来“给我砍”
  
  “啊哦哦”
  
  “先把我给你们的药喝了可以大幅提升你们的力量”
  
  再度抬起了第二道靠近河边的土墙,站在原地没有动的临渊断水将手上的施法动作拉成了一片肉眼难辨的幻影“boss会释放黑暗射线射线会折射到附近的其他生物,每传递一次伤害增高,并且施加致盲效果”
  
  “你们现在的这个身板,传两次就死透了。”他望着冲上前去的那些队友差点吓倒在地的身影,嘴角不由自主地扯出了一丝笑意“放心,boss在这段变身的时间里不会动弹,所以”
  
  “请保持五米以上的分散站位。”
  
  轰
  
  响亮的爆炸声又一次响起在河滩正前方的半空中,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突然凝聚在空中的一枚岩石挡下了某道黑色的射线之后碎裂在空中的景象,四散崩飞的碎片擦过皮肉的刺痛似乎也激发了随后冲上的魂狩者的血性,大喝着斩下了来自这支队伍的第一道反击。不同于以往的撕裂声音随着那柄长剑的剑锋骤然划过鳄鱼表皮的景象而向着河滩的更远方回荡而去,带着绽放在他身上的莫名光辉震散了环绕在那条巨鳄身旁的黑色气息,将这一幕收入眼帘的流亡战歌原本紧跟在后方的脚步也跟着迟滞了一瞬,睁大的双目也由那张即将顶在前方的盾牌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这,这种感觉”
  
  “哇哈哈哈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超人啊”
  
  剑刃在巨鳄的表面上划出了长长的一条弧线,已经冲出很远的魂狩者逐渐消失的身影随后闪现在了那片升腾而起的黑色光影的后方“力量如此强大的力量”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才是反派呢。”面无表情望着那个中二青年的流亡战歌终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挥舞着明显变得壮硕许多的手臂冲了上去“不过”
  
  “这种感觉还真不错呢。”
  
  又是一声响亮的震颤声中,怒目圆睁的盾牌手大吼着将手中的铁盾砸在了依然一动不动的巨鳄头部,然后在那道受到重击的黑色巨影踉跄着向后倒退的景象里,矮身将随后抱着锤子冲上前来的阿拉斯特让了过去。宛如针刺的感觉随后带着危险的气息笼罩在了三名再次形成包围之势的人群头顶,与之同时出现在他们头顶的还有另一道即将凝聚成型的黑色光线,又一枚飞过的岩石却是在下一刻由他们上方的空间中瞬间飞过,然后在炸成了漫天碎片的结果中将那道黑色的光线再次挡了下来。
  
  “全力输出你们打你们的”
  
  收回了自己再次用出岩石投掷的手,临渊断水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距离围攻boss不远处的河滩边缘,一边紧盯着依然还在土墙棘刺上挣扎着的那只小鳄鱼的身影,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一瓶完全不同的蓝色药水“本以为不会用上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
  
  “希望这瓶不稳定的魔力药剂,能够发挥一点自己的作用吧。”
  
  毫不犹豫地将蓝色的药剂一口饮尽,灰袍的魔法师转手将空瓶砸在了附近的地面上,伴着玻璃碎裂声音的右手随后抹了抹自己的嘴巴,将自己显露出五彩光辉的眼瞳显露了出来“复合魔法”
  
  “大地之棘”
  
  浑身长满了尖刺的墨绿色藤蔓随着他的这声大喝而钻出了河滩的石子与沙土的缝隙,以破土而出之势须臾间刺向了空中,一道从河滩里再次飞出的细小黑影随后被这道带刺的荆棘刺了个正着,伴着噼里啪啦的脆响声与小型鳄鱼的嘶鸣声落到了下方的土墙阵中。不知是由于无法承受此次的撞击还是由于持续时间已经用尽,矗立在那条河畔边缘的几道土墙中的一道随后带着哗啦啦的声音散落在了地面上,属于临渊断水的急喝声随后伴随着再度出现在他手中的七彩光辉,朝着那两只挣脱了束缚的小鳄鱼所在的方向席卷了过去“复合魔法”
  
  “泥沼漩涡”
  
  “土墙术”
  
  “土墙术”
  
  “土墙术”
  
  两道依然还在向下洒落着土屑的土墙瞬间升起的景象里,来自于那道临渊断水手中的七彩光辉瞬间将河滩边缘的鹅卵石化成了一片泥泞的沼泽,斜向交叉在一起的三道升起的土墙随后把那两只依然还在挣扎的小鳄鱼围困在了中间,与它们一同向着泥沼的深处缓缓地陷落着。身上闪过了诡异的虹光,收回了双臂的临渊断水随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想要再度施法的念头却是被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所打断,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不断回响在他耳边的系统警告声。
  
  “嘁。”
  
  暗自发出了一声轻啐,灰袍的魔法师再度从怀中取出了一瓶蓝色的魔法药水,然后在仰头再次喝下的同时,将不远处来自boss身边的一声惊叫纳入了自己的耳内属于魂狩者被黑色激光刺穿的景象随后出现在了他转头遥望的视野之中,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他受到重大伤害之后被系统强制打飞出去的身影,努力将药水咽下去的他随后扬起了一道笼罩对方的翠绿色光辉,同时朝着其他呆愣在原地的队友们大声警告道“不要慌死不了的其余人继续保持散开阵型,然后继续输出”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眼中露出了凶悍的神色,他朝着那只依然趴伏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巨型鳄鱼打出了一道岩石尖刺“把你们吃奶的劲儿给我使出来”
  
  “是”
  
  愈发激烈的打击声随后出现在了巨鳄的周身,连带着流亡战歌与阿拉斯特再度冲上来的身影而环绕在河滩的周围,就连赤手空拳的慕容清春也在那瓶未知力量药剂的鼓励下跑到了那只鳄鱼的身边,挥着小拳头朝着黑光遍布的那道巨型的轮廓打了下去。来自那片升腾黑烟所凝聚而成的黑色光芒随后又再度在他们的上空逐渐汇聚了起来,紧接着又被临渊断水刹那间投掷过来的岩石阴影所挡下,看都没看一眼的灰袍魔法师再度将双手挥舞成了一片幻影,将一道又一道的土系魔法释放在了距离队伍不远处的那片泥沼地周围“第三只了大地震击”
  
  “荆棘束缚”
  
  “复合魔法流沙术”
  
  “最后是滚石冲击”
  
  嘭
  
  不知从何处凝聚而成的圆形滚石随着临渊断水最后发出的一声大喝而从河滩的远方滚了过来,重重地砸在了被流沙与藤棘围困在原地的那只小鳄鱼的身上,碎裂的石块与翻滚的怪影随后也在呼啸着吹过的风声中,准确地落入了临渊断水之前所做好的三角牢笼之中。再次用几个迅速施放的土墙术加固了一下那个泥沼陷阱,强自克制着眩晕感的魔法师随后再度取出了一瓶魔法药水,一边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一边朝着其他人投递过来的惊奇目光所在的方向大声喊道“看什么看已经没有时间了”
  
  “啊什么时间”
  
  “boss已经快要变身完成了,再加把劲”
  
  用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临渊断水声音严肃地提醒道“难道你们想打一个被虚空元素侵蚀之后的真正boss吗给你们十个队都打不过它啊”
  
  “什么”大吃一惊的众人赶忙将视线的矛头转回到了面前的巨鳄黑影上“它,它还有多少血量”
  
  “啧。”
  
  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眼中泛出一丝光芒的临渊断水随后再次挥舞出了一片七彩的荧光,然后在将河畔出现的第四只小鳄鱼钉在原地的同时,转身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沉睡的大地啊,请向我面前的敌人展示您的愤怒”
  
  “呜嗷”
  
  “糟,糟了,它要醒了它”
  
  “大地之枪”
  
  砰
  
  宛如从地狱中逐渐升起的恐怖音啸下一刻被一道响亮的撞击声所打断,伴随着一道巨大的岩石尖刺猛然戳出地面的景象而喷涌向了天空,刚刚由神秘的黑暗之力洗礼中苏醒过来的那条巨型的鳄鱼此时也已经被那道巨型的岩枪狠狠地顶飞而出,最后以肚皮朝上的姿势跌落到了地面上。气喘吁吁地扶着自己的膝盖,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的临渊断水随后松开了自己一直念咒施法的时候所憋住的那口气,疲惫的双眼随后连同他的最后指挥,落在了那些远离开来的队员耳边“它自己翻不过来的就是现在”
  
  “最后一波”
  
  又是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随着明白过来的魂狩者等人再度围上去的脚步而奏响在那条尘土飞扬的河边,同时扬起的还有无数次刀剑斩在那条鳄鱼黑色表皮上的时候带起了黑色血液,化作黑气散向四周的血气随后也如同愈发浓郁的黑雾一般,向着依然腹部朝上的那条鳄鱼挣扎的身影重新翻卷了回来。似乎是被冒险者的攻击与黑暗的力量彻底激发了凶性,一直被困在原地的它随后发出了一声更加凄厉的吼叫,然后在将这些围攻者吹飞出去的同时,用一道强烈的黑色激光炸飞了自己背部的地面“哇啊啊啊啊”
  
  “它,它炸翻自己了不对,它本来就是翻过来的”
  
  “糟糕,它还有多少血量”
  
  “这都打不死看来是没戏了。”
  
  望着那只重新趴伏回来的boss被炸得皮开肉绽的后背与头顶依然剩余了一截的血条,依然还在恢复着力气的临渊断水缓缓地直起了身子,然后也不理会已经因为魔法的消失而再度脱困的那些小鳄鱼群,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丝魔力聚集了起来“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招自断经脉算你狠。”
  
  “这次大家表现得都不错。”
  
  战局即将崩溃的最后时刻,他将一道最后凝聚起来的金色光辉握在了自己的手中“虽然肯定打不掉这些血量,不过还是拼一把吧。”
  
  “就当做是尽一尽最后的努力了。”
  
  灿烂的金光带着恐怖的尖啸声向着已经恢复过来的巨鳄即将再度扑上的身影处激射而去,瞬间在那条巨鳄的背部刮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连肉带皮仿佛都被打穿的巨鳄随后发出了一声震耳的惨叫声,带着漫天飞起的黑色血液侧翻了出去。四散飞溅的黑色血液随后也如同之前所展现的那样变成了漫天的黑烟,但却没有如同之前一般朝着那条鳄鱼所在的方向重新聚拢回来,小心翼翼朝着boss倒下的方向靠近过去的魂狩者随后用力地戳了戳鳄鱼的身体,然后朝着跪坐在原地面露惊奇的临渊断水所在的方向惊喜地喊道“它,它死了”
  
  “死了吗它真的死了吗”
  
  “哇,队长你真的厉害啊居然一击就将boss打死了”
  
  “我们过了我们居然过了啊哈哈哈哈”
  
  激动的呐喊声伴着一条条小鳄鱼四散奔逃的景象而扬起在这片河滩的空中,属于这支萌新小队的几名遍体鳞伤的成员随后也在庆幸与喜悦的兴奋中相互地拥抱在了一起,因为筋疲力尽而倒在boss尸体周围的他们大声地呼喊着,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宣泄着此时此刻的心情与泪水。默默地捡起了自己的盾牌,一直在防范着可能发生意外的流亡战歌随后挪着自己的脚步走到了距离欢呼人群不远处的河滩中央,一边拧动着自己已然在boss战中被撞得麻木了的肩膀,一边望向了同样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魔法师身上“四级魔法大地之枪呵,你真的是不到十级的新手吗”
  
  “当然是。”凝望着那片欢呼声的临渊断水摇着头回答道“只不过刚才使用了一些炼金师的手段而已。”
  
  “包括那道金光”
  
  “那只是一道普通的元素冲击。”
  
  疲惫的眼神在人群中央停留了片刻,临渊断水再次发出了一声叹息,逐渐变得莫名的目光却是随着自己的回答,转移到了格梅南河对面的某处阴影内“虽然不知道最后的战果如何结算,不过”
  
  “杀死boss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吧。”

Ps:书友们,我是遗忘之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