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大汉的光芒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朕不许你死

第四百八十九章 朕不许你死


      那是什么?没错了,这都是漫过心头的依依离别。
  
      李广真的舍得他的家室么?不舍得,他想看着李敢和李陵慢慢成长,成为大汉帝国的顶梁柱,可惜已经晚了。
  
      就在前天,他到了大将军幕府之上,且不说卫青的严厉指责,那对簿刀笔小吏的尴尬,就让他无地自容。
  
      李广恨么?
  
      他恨,
  
      只不过是悔恨,
  
      他老了,没有那么多顾虑,如果连这个都承受不了,他走不到这一步。
  
      当时那些年轻的曹掾冷眼看着他,他们多么无知,不管其他,单单以大将军幕僚的身份审视眼前的老人。
  
      他们根本不知道,按时间轴往上推,当他们还在母腹中躁动的时候,李广早已是朝野闻名的校尉了。
  
      可他没有机会说这些,也不肯说这些,或许这让他觉得脸上太无光了。
  
      这么多天的煎熬,惟一让他欣慰的,就是李敢的消息,他的儿子李敢夺了左屠耆王的旗帜,还把军旗插上了狼居胥山,是诸将中斩匈奴首级最多的,功绩不可谓不高。
  
      是啊,儿子没有让他失望,或许说,他可以放心地走了。
  
      夜风之中送来枭的叫声,送来士卒的嘈杂声,送来战旗的哗啦声与军帐的摇晃声。
  
      这一切,对李广是多么熟悉,又是多么陌生。
  
      这一辈子走过,不只早年的那些勃勃雄气,中年的那些壮怀激烈,更有老年的那些伏枥壮志,可惜都将不再了,会成为遥远的过去。
  
      明天,他或许将作为孤魂,看着将士们踏上归程。
  
      李广认为他没机会回长安城了,他丢不起那个面子,他不肯受这些盘问了。
  
      喝了最后一杯酒,从腰间拔出宝剑,他想要用自己的鲜血染红剑刃,以报刘彻的恩泽。
  
      刘彻需要他这样报恩么?
  
      不需要。
  
      踌躇之间,当宝剑架上脖颈的时候,他又停住了。
  
      他开始犹豫不定,他担就这样的离去的话,会让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司马们伤心,他总该跟他们道个别吧,这群人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过。
  
      他没有选择见面,而是以书信当作决别,李广已很久没有握过笔了,他也不愿意惊动门外的卫士,于是便撕了战袍,咬破中指,颤颤巍巍地写下了最后的别语。
  
      “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何其之久,今日视之,幸从大将军出接单于兵,而大将军又遣广部,行回远而又迷失道,岂非天哉?天既愿广死,广不得不死,且广年六十余矣,老脸当存,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
  
      他很坦然,这半宵的酒让他对死有了归去的感觉。
  
      他很宁静,对一生的追忆,使他对死有了一种解脱的释然。
  
      他很清醒,对身后的透彻参悟使他对死有了特殊的“快意”,死而无畏,无所担心。
  
      几乎快要拔刀上肩了,旁边却响起一个声音:“住手。”
  
      原来是卫青,
  
      他一直在帐外守着,察觉到帐中刀光晃动,有些不对劲时,立马冲了进来。
  
      只见他满脸悲愤,
  
      手里拿着一封信,
  
      硬塞给了李广。
  
      李广一惊,刀顿时掉落在地,他的企图被发现了,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可当他看过封面上刘彻的字迹后,他不再屈辱,眼中溢出泪水。
  
      打开信一看,上看只有一行字:朕猜到你会委屈,但朕不治你罪,不许你死,给朕活着,要不然你李氏一族永无翻身之日。
  
      虽然话语严厉,
  
      可字字充斥了刘彻拒绝他做傻事的意志,李广失语了。
  
      他蹲了下来,
  
      被卫青紧紧拥住。
  
      原来还未出征,刘彻就交待好了一切,要卫青在仗后,李广回归三军之时,严密监视他,并在他做傻事时,把信交到他手上。
  
      卫青自始自终,
  
      是不知道原因的,
  
      现在,
  
      他更是对刘彻的未卜先知充满了疑问,真是怪哉。
  
      ……
  
      大军渡过泾河一边,再登上一面高高的坡地,咸阳原苍茫的身影就展开在眼前。
  
      多么熟悉的秦宫残垣,又是多么熟悉的西去驰道,加上这松柏蓊郁。
  
      乡情的亲昵,乡上的芳芳,立即充满了将士们的胸怀。
  
      特别是那些第一次出征的士卒,更是难以自将,被似箭的归心驱使着,眉眼间都写满了喜悦。
  
      ……
  
      皇帝,
  
      诏曰:大将军卫青出定襄,趋漠北,击匈奴有功,然单于逃脱,难辞其咎,故不赏,即任大司马。
  
      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允之士,约轻赍,绝于大漠,更涉获单于章渠,以诛北车耆,转击左大将双,获旗鼓,历度难侯,济弓卢,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共字,嗅到一种令他忧虑的信息:因为霍去病的崛起,他正在淡出陛下的视线。
  
      刘彻不需要一个功绩过高的大将军,卫青已经到了要冷却一下的时候。
  
      自大汉立国以来,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的两人共掌兵权的现象,而当今却开了先例,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忧虑侵袭而来,以致让他没有听见赵周要他谢恩的声音。
  
      “卫青谢恩。”
  
      “卫青谢……谢陛下隆恩。”他仓促地回答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以爱封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