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猪八戒来也 > 第五十一章 想想是人就会心动

第五十一章 想想是人就会心动

    当热热闹闹的花城运动会落下帷幕,刚刚走完成立公司的那一整套官方流程的燕云公司,在花城已经家喻户晓。
  
      原来,在拿了金牌后的记者采访,和连拿三枚金牌后的专场新闻发布会中,当记者问起楚燕云将何去何从?是否会借此机会进入体育界,努力成为体育明星时,楚燕云便将那脑袋瓜子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他将会造福人类,在工作之余成立燕云公司。
  
      在记者的追问下,一开始还卖着关子的楚燕云,在吊足记者和观众的胃口后,便在那新闻发布会中,毫不隐瞒的将燕云公司将来开展的业务和那奇葩的经营方式公布于众。
  
      这年代,如果说开一家整形美体公司算不上新奇,如果说业余开办一家公司也非首创,但他那奇葩的经营模式,就把花城人民雷得外焦里嫩了。
  
      开公司做生意,居然还有这样做的?
  
      第一个月就接一单生意,然后是一个季度接一单,接着是半年一单,再下来是一年一单。
  
      随后,他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了,全凭他的个人兴趣。
  
      而且最先的那几单生意,还要以竞价的方式来接。
  
      那第一单生意的底价,还定出了五十万,最终价高者优胜而出。
  
      在燕云公司整一次形,美一次体,要五十万就够狮子大开口的了,还要人家来争抢显然就是天方夜谭。
  
      这些年来,无数整形美容界的好手为了提高声誉,形成影响力,一开始都是免费接单,从而形成广告效应、品牌效应的。
  
      楚燕云的燕云公司,是新开办的,还毫无成绩,那品牌自然是无从谈起,居然第一单生意就开出了如此高的价位,怕是脑子被烧坏了的才会上那大当?
  
      于是,一连拿了三枚金牌,就足够让人惊奇了的楚燕云,如此一来就更让人惊奇得要掉下巴了。
  
      人家知道你是牛人,也不要这么牛好不?
  
      既然这么牛,咋就不上天去?
  
      ······
  
      然而,最为惊奇的还是飞雁集团的管理层。
  
      楚燕云加入飞雁集团后,惯例中三个月的培训期远远还未结束,雁高飞就将资产保护部原高级经理柯雄直接降为主管,让楚燕云接替。
  
      同时,原本是营运部高级经理的雁白玉,提升为集团副总裁,主管集团公司的营运和资产保护。
  
      原本主管这一块的副总裁段志远,则带队奔赴海外开拓市场,建立海外分公司。
  
      对于段志远来说,倒是明降反升,在集团公司里他虽然是令人羡慕的,高高在上的副总裁,但在海外开拓市场,他却成了大权在握的一把手。
  
      雁高飞对他的信任那是明摆着的。
  
      那柯雄却是遭到连降两级,雁高飞明显的是在赶人了。
  
      如此一来,一石激起千层浪,知道飞雁集团将要做人事大调整了的管理层,有人欢喜有人愁。
  
      有才华,有担当,有贡献,但长期被压制的那一批人都看到了晋升的希望。
  
      那成绩明摆在那里,不过是资历不够之前才屈居人下。
  
      如今在大洗牌,刚刚进入公司,毫无建树的楚燕云都当上了高级经理,成了年薪百万的高管,他们自然看到了升职出头的机会。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雁高飞这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匆忙决定,却是因为一件事的触动。
  
      楚燕云在花城运动会中收获三枚金牌后的专场新闻发布会上,借机将燕云公司那奇葩的经营模式公开出来的第二天,雁高飞便将他请到了总裁办公室。
  
      见一脸春风得意的楚燕云,在总裁秘书秦晓的带领下进入办公室,原本懒洋洋坐在真皮大沙发上,显得极其随意却又带着无尽威严的雁高飞赶紧立起,远远的便朝楚燕云伸出手来。
  
      这不是客套,更不是雇主对雇员在耍激励人,希望人家拼命干活从而谋取最大利益的阴谋手段,而是对对方打心底的欣赏。
  
      让那漂亮的小秘秦晓泡了两杯顶级碧螺春,在秦晓知趣的退出那可谓金碧辉煌的办公室之后,雁高飞便先夸奖起自己来:“雁伯伯我向来自负目光精准,如今看来果真如此。能将你请入飞雁集团,是雁伯伯我最为得意的神来之笔了!”
  
      夸人居然还有这样夸的!
  
      马屁居然还有这样拍的!
  
      楚燕云再次见识到了雁高飞这老狐狸那做人的纯青火候。
  
      见楚燕云听了这话,依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通过刚刚过去的运动会,见识到了这小子有着极高的表演天赋的雁高飞,也不再转弯抹角,玩那云封雾罩的玄虚,而是开门见山的道:“小子,常言说得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雁伯伯知道你是条好汉,如今只是想当当你的帮手,你就别拒绝雁伯伯的好意了。你那燕云公司,雁伯伯我是抱着极大的投资兴趣的,只要能控股,一下给你一个亿也不成问题。”
  
      “哈哈哈!一个亿就想控股燕云公司,雁伯伯您的目光也不是那么精准呀!”
  
      听了雁高飞的话,才知道他贼心不死,是叫自己来谈生意的,进入这金碧辉煌的总裁办公室后,原本就没有一丝一毫拘谨的楚燕云,便都有些放肆了。
  
      既然是谈生意,那自然就得平起平坐。
  
      一个后生晚辈与一个长辈平起平坐,自然就有些放肆了。
  
      见楚燕云都有些放肆起来了,雁高飞倒也不以为意,笑得那是一脸的波澜不惊,随后徐徐道:“一亿控股不成,十亿怎么样?要知道,燕云公司所要挖掘的顶级客户,其实也不是很多,功成名就者,对自己的体型容貌未必在意。”
  
      从楚燕云那奇葩的经营方式,敏锐的窥探到这小子定是身怀绝技的雁高飞,这下信心满满了。
  
      他雁高飞砸十亿控股一家刚刚注册成功,还未开展业务的新公司,这出手也太豪爽了吧!
  
      想想是人就会心动。
  
      然而,他错了。
  
      雁高飞话音刚落,楚燕云就将脑袋瓜摇得都让人怀疑他已经中毒,接着他又笑道:“错了!雁伯伯您错了!晚辈开公司,并不只是为了钱。做人光是为了个钱,未免也太过于俗气。”
  
      “哈哈哈······”
  
      仰天大笑着的雁高飞都有些失态了,楚燕云的话在深深的触动着他。
  
      如此说来,早就功成名就的他,也不过是一俗人罢,而且还是很俗气的那一种。
  
      于是,他那退位进程便出乎意料的提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