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米奈希尔之力 > 0237章 如何像索拉丁一样战斗

0237章 如何像索拉丁一样战斗


      穆拉丁喘着粗气,岩石之躯上满是被腐蚀的坑洼,即便是以天神下凡形态高魔抗性,也很难阻挡如此高浓度虚空精华的侵蚀。
  
      乌瑟尔被隔离战场,艾萨克斯在捣鼓那把神剑,莫名出现的暗影牧师无法完全信任,而布莱恩和哈里森作为探险家自保有余战斗实在够呛,因而唯一的近战主力穆拉丁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之前强行击杀漆黑无面者的计划在某种层面上可以说已经失败了,如今在塔瓦德和海莱恩的辅助下山丘之王堪堪抵挡住扎卡兹,而很显然这个状态并不能一直持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穆拉丁感受到自己体能的不支,天神下凡的时间就快到了。在如此强度的战斗下,岩石身躯上的裂纹逐渐增多,并最终达到了一个临界值,开始不断奔溃。
  
      借助石像之躯破碎产生的反冲之力,穆拉丁大喝一声,与扎卡兹拉开了一段距离,算是获得了一点喘息之机,这头怪物的力量以及虚空之力给他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了,就在他刚准备试图再次进入战斗时,突然发现头顶上方一道闪亮的流星划过。
  
      那当然不是流星,而是我们年轻的圣骑士,半空中艾萨克斯意识到扎卡兹越来越近,他看到手中的灭战者延展出的光芒,这把神剑竟然直接就接纳了圣光的灌注,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并且延展出的光刃绝不是艾萨克斯之前使出的那种能量光剑,它犹如实体一般,高密度的圣能蕴含着极其爆炸的能量。
  
      一股奇特的震颤感从剑刃传递而来,艾萨克斯内心陡然一惊,这是紊乱打击、高阶战士技巧震荡,不过从征兆来看,这个频率似乎完全超过了他能承受的上限,——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他的身体在索拉丁的操控下几乎是片刻就完全适应了这个平频率的震荡。
  
      这一切,无论是爆发肉体力量的英勇飞跃和震荡,还是爆发圣能的神圣之躯以及圣光出鞘,几乎都是达到了艾萨克斯目前理论上技巧以及能力的极限,年轻的王子隐隐有些明白了,身为一名曾经至少是传奇级别的战士,索拉丁可以宛如机器一般地精准控制人体并爆发出最大潜能,即便这个躯体他刚接手控制不久,即便他几乎不怎么了解圣光的使用之道。
  
      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才会拥有的特质。
  
      索拉丁的目标自然是扎卡兹头部的那道久久无法愈合的创口,只要再次命中,这个怪物有很大的几率直接迎接真正的死亡,而扎卡兹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地引颈受戮,感受到危险的它发出了沉闷的咆哮,补满角质尖刺外壳的巨臂向着艾萨克斯迎面抽来。
  
      在半空中遭到这样迅猛的攻击,在没有借力点的情况下艾萨克斯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防御,但索拉丁显然不会如此,他竟然操控着艾萨克斯的身躯硬生生地在半空中略微改变了方向,然后毫不迟疑地将高频震荡中的斯卡姆多斩向伸过来的巨爪。
  
      扎卡兹的角质外壳几乎没有产生效果,而经过圣能延展的斯卡姆多足有三米长,因而瞬间就将扎卡兹的巨爪切下,漆黑而粘稠类似血液的黑色腥臭液体如同瀑布一般从切口中洒落。
  
      ”以我胡子的名义!”一旁的穆拉丁几乎惊掉了下巴。扎卡兹的物理防御达到怎样的强度他是最有发言权的,风暴之锤敲上去就跟敲到一块厚实的精金板一般,矮人完全想不到艾萨克斯竟然能直接穿透它的护甲。
  
      这次交锋理所当然地使艾萨克斯跳跃腾空的势头消于无形,他重重地砸落,强大的力量使周围的地面龟裂。而扎卡兹伤口流淌下来的黑色粘稠血液刚一落地就化为大量的次级暗影生物向艾萨克斯扑了过来,于此同时扎卡兹也发起了后续的攻击,它显然对和艾萨克斯进行物理碰撞产生了心理阴影,因而直接凝聚了一颗高浓度虚空之球向艾萨克斯砸来。
  
      身陷重围,面对铺天盖地的暗影生物,索拉丁依然十分平静,而艾萨克斯也已经非常淡然了,然而这位大帝的举动依然让他有些难以置信。他的手始终没有离开斯卡姆多的剑柄,带着它开始做高度回旋,白金色的剑影充斥着整片空间,密密麻麻的暗影生物成片成片如冰雪般消融,而扎卡兹释放的虚空能量球仅仅只在外侧便被完全抵消。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战士的标志性技能——利刃风暴,释放它需要丰富的技巧、坚定的意志、强张的体魄,以及绝对优秀的平衡感。
  
      由圣光和利刃构成的风暴并且剿灭了一切衍生的虚空生物,甚至还向着扎卡兹逼近,在这头怪物身上留下了更多的伤口。扎卡兹节节败退,腥臭的粘稠血液飞溅,化为更多的暗影生物,再纷纷湮灭。
  
      说起来扎卡兹这个曾经能与提尔对抗的古神造物也着实憋屈,它的复生计划因为当年冒失闯进来的索拉丁而大打折扣,千年的时间并不能让它恢复太多,如今却又被强行唤醒,并且一直在被一个同源的存在压制并吞噬力量,很难保证它有全盛时期哪怕半成的实力。
  
      但即便是这半成实力也不是能够被轻易解决,虽然被索拉丁降神的艾萨克斯目前能够将其压制得节节败退,但始终无法给予其致命一击,扎卡兹对其头部的保护非常完备。而艾萨克斯担忧的问题在于,他目前的战斗在索拉丁的控制下可以说是完全超负荷体能极限的,一旦力有不逮或是索拉丁之魂出了什么差错,那么形式可能会立即逆转。
  
      但这一次,主角光环似乎发挥了小勇,幸运女神终于向艾萨克斯掀开了裙角。
  
      “无上的圣光啊,请赐予我力量,冲破这黑暗的枷锁!”
  
      随着庄严的祷告,一道无形的黑暗帷幕被揭开,全身闪耀着让人无法直视光芒的乌瑟尔出现在场中,这位有着虔诚信仰的史诗级骑士终于突破了封锁,在这个关键时刻重回战场。
  
      “接受正义的制裁吧!”光明使者之所以被称为光明使者,突然照亮半场的圣光就足以说明答案,乌瑟尔的含怒之击,扎卡兹根本无从招架。
  
      “该死的怪物,你的死期到了!”穆拉丁兴奋地怪叫一声,毫不迟疑地再次冲了过来,矮人当然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之前他可是着实吃了些苦头。塔瓦德和海莱恩也立刻加大了能量输出功率,神圣领域稳定推进,几乎快占据了大半个空间。
  
      在艾萨克斯原本的计划中乌瑟尔就是最主要的战力,之前因为缺失了他而导致战斗颇为辛苦,而一旦这个史诗级强者脱困,形式便会立刻逆转。
  
      扎卡兹很快就变得伤痕累累,触须皆断,伤口也不再有任何的血液流出,看起来极为凄惨,它本就因长时间的被镇压而虚弱无比,没有机会吞噬血肉成长,在原本时间线中即便再回复几十年也不敌某个脚男战士,应对一个被索拉丁降神的艾萨克斯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又怎么抵挡的了众人的合力进攻呢?
  
      战斗实际上只持续了片刻,乌瑟尔一记重锤狠狠重击在扎卡兹的膝关节,让这头臃肿的怪物失去平衡半跪在地上,而艾萨克斯则高高跃起,此时扎卡兹的头部已经近乎没有防御,那个由斯卡姆多留下的创口触目惊心,艾萨克斯,或者说是索拉丁毫不迟疑地高举神剑,斩杀!
  
      斯卡姆多刺入了原先的槽孔之中,扎卡兹庞大的身躯开始疯狂颤动着,金色的神圣能量从头顶的创口顺着裂纹蔓延而下,与其体内的虚空能量相互碰撞,它缓缓地瘫了下去,气息逐渐减弱,显然死亡即将到来。
  
      然而艾萨克斯脸色猛然一变,他刚想开口提醒,但显然有人比他更早地感知到了那股细微的能量的波动,一连数道暗灰色的符文没入扎卡兹浮肿的躯体,将那股波动彻底打散。
  
      艾萨克斯长吁一口气,作为古神的左膀右臂,扎卡兹自然不是什么善茬,即便即将消亡,它刚才似乎也要引发一场自爆。
  
      艾萨克斯转身,看向那个纤瘦的身影,“感谢你,娜塔莉女士。”他非常真诚地说道,这次事件中对方可以说是居功甚伟,无论是事前的控制还是刚才的战斗。
  
      丝丝淡金色的光线从艾萨克斯身上剥离,在一旁重新形成了索拉丁大帝的魂体,“怎么,信仰圣光的年轻人竟然愿意和圣光的对立说话?”曾经的大帝有些揶揄地说道。
  
      ”我认为一个人的品格以及所作所为与他的信仰以及所使用的能量没有任何必然的关系。”既然索拉丁提到了这个问题,艾萨克斯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前声明下自己的立场。
  
      在现有的情况下,这话显得颇有些惊世骇俗,海莱恩欲言又止,乌瑟尔也皱起了眉头,但终究没有人当面驳斥艾萨克斯。
  
      年轻的王子又看向暗影牧师,“不过娜塔莉女士,你依然有必要解释一下你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
  
      在他们谈话的期间,彻底走上末路的扎卡兹的躯体开始不断消亡,最终只留下一颗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半透明晶体,这颗晶体应当是这个怪物的核心,属于战利品之一,因而暂时没有人顾及到这颗水晶。
  
      艾萨克斯正说着,突然感受到左手掌心一阵刺痛,他低下头,却发现一条紫黑色的纤细触须从他手掌中中央的破口闪电般的的伸出,插入那颗水晶,瞬息之内抽干了其中的能量,然后迅速收回,整个过程快到没人反应过来。
  
      艾萨克斯勃然色变,自己竟然一直都忽略了自己身体内这个最可怕的存在,理论上它能造成的危害要远远超过扎卡兹,毕竟后者仅仅只是古神造物,而它却是实打实的古神幼体!
  
      该死!它是怎么突破真气封锁的?理论上来说英雄级的真气应当可以保证至少十年无虞啊!
  
      年轻的王子猛然想起在进入提尔之墓前左臂的悸动,突然万分后悔为什么不提早警觉起来,古神幼体是在对抗扎卡兹的过程中苏醒,还是因为之前与虚空大君的意识有过交集的原因?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艾萨克斯已经开始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它开始躁动了,年轻的王子左臂上开始浮现紫黑色的纹路,似乎随时都可能会变异成当初迷踪岛时那种诡异的样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能感受到从艾萨克斯左臂传来的那种远比扎卡兹要纯粹、邪恶得多的黑暗气息,“年轻人,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和我犯了一样的错误,但我没想到你的勇敢或者说狂妄要更胜于我。”索拉丁喃喃地说道。
  
      那位女性暗影牧师同样表示了惊叹的情绪,只不过侧重点与索拉丁完全不同,“一个上古之神的寄主!难以置信!难道这是一个凡人形态的星魂?”
  
      “你是塞勒菲斯?这不是星魂?主人的命令?有意思。”娜塔莉似乎在絮絮叨叨地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艾萨克斯竭力调动着自己所有的真气与圣能压制古神幼体,同时也听到了娜塔莉的话,与乌瑟尔等人不同,他是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的,因而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暗影女牧师身上,准确的说是那把造星奇异的紫黑色匕首。
  
      依稀的记忆与现实重合,艾萨克斯脱口而出,“萨塔拉斯!”
  
      那个喋喋不休的声音停了下来,“哦?你竟然认识我?”它似乎是第一次正视艾萨克斯的存在。
  
      没错了,就是你,萨塔拉斯·黑暗帝国之刃,位于提尔之墓的第三件神器,一件少有的拥有自主意识的神器,这也是为何之前娜塔莉给人前言不搭后语印象的原因,这个恶趣味地神器一直都在模仿它主人的声音说话。
  
      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萨塔拉斯在成为黑暗帝国之刃之前,它有着另一个显赫的身份——寄生艾泽拉斯第五位上古之神。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