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郁金香家族的庄园里灯火辉煌。
  
      作为祖上出现过七级巫师的大家族,虽说如今家族内部直系成员连一名二级巫师都没有,声望和地位也有些衰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手中掌握着巨大的财富。
  
      一辆豪车躺在庄园外,管家神色匆忙的走过去对车里走下来的女孩说道,“克蕾雅,你们迟到的太久了,快点和我进去吧,维克特大人似乎有一些恼怒。”
  
      女孩神色自然地面带微笑,然后搀扶着身边男巫的臂膀,跟随管家走了进去。
  
      此时的餐厅本应座无虚席,但四十张椅子中却有两个空了出来,桌子上的食物已经变冷,但依旧没有人提前开始享用。
  
      出于礼节,这次聚餐的主人没到,提前吃东西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而维克特从原本的满面笑容,到现在已经是黑着一张脸,时不时看一下手表,挤出笑脸和身边的人说上几句。
  
      要知道,今天在座的这些人,要么是出身高贵,要么就是实力强大的巫师,能在这种级别的聚餐中迟到,维克特决定事后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两个不懂得守时的年轻人!
  
      尤其是波尔,难道他不明白这次聚餐就就是为了谁准备的吗?!
  
      终于,管家推开了餐厅的大门,两名年轻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门外。
  
      维克特面无表情的对他们说道,“坐到你们的位子上去,特尔,把已经凉了的食物端下去重新做一份,要快,明白吗?”
  
      管家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始安排。
  
      而餐厅里的客人目光全都看着波尔和克蕾雅,有轻蔑,有恼怒,也有看笑话的意味。
  
      这时,维克特才从椅子上起身,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首先我要向在座的各位说一声抱歉,是我的安排出现了疏忽,才让诸位在这里等待了两个小时。”
  
      “呵呵,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事情,我可以理解,但维克特大人今天邀请我们坐在这里,不光是为了说一声抱歉吧。”
  
      随着这个声音,有了台阶下,餐厅里尴尬的气氛才终于缓解下来。
  
      维克特笑道,“当然不是,今天我请大家来这里,是想见证我的女儿和波尔巫师宣布订婚,他们已经相爱四年了,我觉得也是时候为他们的未来考虑了。”
  
      他的话说完,餐厅中顿时就嘈杂起来。
  
      “哈哈!维克特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啊,波尔巫师可是近几年爱丁顿巫师学院里有名的天才。”
  
      “对啊对啊,我曾经听别人说起,以他的天赋,将来就算踏入五级境界也不在话下。”
  
      一句句的恭维让维克特一扫之前的阴霾,心情顿时就通畅起来。
  
      本来以波尔的出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配得上郁金香家族的独女,按照惯例,能够迎娶自己女儿的人必定也是大家族出生。
  
      但巫师天赋低微的人他看不上,而天赋高的强大巫师又看不上他们。
  
      所以为了一改家族成员巫师天赋低微的现状,他不得不做出妥协,允许一名年轻的天才巫师入赘,企图振兴家族曾经的荣光。
  
      况且他还那么的爱克蕾雅,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这个时候,克蕾雅和波尔两人害羞的对视一眼,女孩扭捏着对自己的父亲说道,“您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们,我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波尔也适时的表现出慌张的神色。
  
      换做是谁,突然被宣布订婚,都会有些措手不及。
  
      但维克特却笑道,“你们很久之前就给我提起过这件事了,当时我故意不答应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哈哈。”
  
      女孩急忙跑过去拥抱住自己的父亲,神色激动道,“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
  
      波尔也走过去微微弯腰说道,“感谢维克特大人能够成全我们。”
  
      “哈哈,波尔,我觉得从现在开始你就得改口称呼我父亲了。”
  
      “是的,父亲。”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不屑的冷哼从桌子的对后端传来,“只为了一个可笑的订婚仪式,就浪费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维克特,这种事情没有下次。”
  
      说罢,在全餐厅人们惊愕的目光中,三名四级巫师起身就离开了这里,丝毫不留情面。
  
      一个资深,两个新晋四级吗?
  
      没人发现,悄无声息的注视着那三人的波尔,眼中透露出异样的神色。
  
      维克特则被那三人气的脸色一阵青白。
  
      因为他们都是家族花费了巨额代价供养的家族巫师,负责帮助他处理一些凡人无法应付的事情。
  
      但他没想到是的,只是因为两个年轻人迟到,为了报复甚至当场不给自己留任何情面!
  
      这也正是巫师世界最真实的一面,对于四级而言,凡人的想法和喜怒几乎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又有谁会在意一只蝼蚁的想法呢?
  
      好不容易喧闹起来的餐厅此时鸦雀无声。
  
      甚至有几个平时和维克特关系一般的人都借口去厕所,因为他们怕自己当场就笑出声来!
  
      最终,一场订婚仪式草草结束。
  
      如果不出意料,第二天的早上,黄金之星的上流社会里一定会流传出一个天大的笑话!
  
      但这些和鲁维克又有什么关系呢?
  
      家族名誉,个人荣辱,对他来说都是一些毫无营养的东西。
  
      可悲的凡人妄图利用金钱维持自己的地位,但结果却是名誉扫地。
  
      此时的餐厅宾客已经散去,只剩下维克特父女和波尔三人。
  
      叹了口气,这位父亲最后还是无法对自己的女儿严厉起来,只能摇了摇头挤出一个笑脸说道,“给我说说,你们两个小家伙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迟到这么久。”
  
      克蕾雅似乎想要安慰他,走过去抓住自己父亲的手说道,“是波尔的老师找我们了,啊,你应该还不知道,并不是学院里的老师,而是一名隐居的大师,所以”
  
      “原来如此,既然是一位大师找你们,这种事情推辞一下也无可厚非。”
  
      波尔此时微微低头然后说道,“父亲,我的老师找我其实是想让我查找到卡因斯和薇拉巫师家族的住处,曾经他受恩于那两人,但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过他们,所以就想通过他们的父母联系到他们,当然,如果有人能够提供帮助,他愿意完成提供帮助者的一个请求。”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会又接着说道,“如果父亲大人您提供帮助的话,我觉得那三个无礼的家伙应该得到一点教训。”
  
      “卡因斯或是薇拉身后家族的线索?”
  
      维克特活了这么久,能在一大堆强大巫师的夹缝中把家族经营的风生水起,自然是个人精,他面色凝重的对波尔说道,“我不知道你的老师是什么人,而且那两个人的所有私人信息全都是圣殿的绝密文件,虽然我知道他们身后的家族大体居住在什么地方,但很抱歉,我并不能告诉你。”
  
      说罢,沉默一会,他看着博尔德眼睛慎重道,“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得提防这点你的老师。”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