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荡剑诛魔传 > 第三九二章 须臾之争

第三九二章 须臾之争


      <content>
  
      任闯与逆耳间的交锋,持续足有一炷香功夫。
  
      大半时间里逆耳占据上风。
  
      不过经验老到的任闯也伺机还以颜色,终在最后关头把控住局面。
  
      可就在众人以为胜负既定之时,任闯却轰隆倒地,成了败者。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委实叫人错愕不已,也令得上一刻尚在观战另一场较量者尽皆侧目。
  
      悉知始末者,触目惊心。
  
      未能看清究竟者,在瞧见任闯口逸鲜血后,已猜知大概。
  
      事关门派颜面,联盟声名,沙海坞、紫夜轩两方人马均对战局尤为关注,自也将适才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在任闯双手钳制住逆耳的同时,逆耳发动了剔骨双头锥所藏机巧,两枚尖锥直取任闯双眼。
  
      彼时双方不过一只手臂的距离,这等暗器突袭换作他人都难幸免于难。
  
      可任闯不同,他是炼体行家,自然将身上每一处外露的肌肤都磨炼得极为厚实,便是连眼皮也不例外。
  
      故而,在尖锥临眼之际,任闯迅速闭眼,再调动内劲作首层防护,轻易将两枚尖锥弹开。
  
      成功挡下凶险的偷袭,任闯自以为料事如神,掌控全局,喜不自胜地开怀大笑之际,剔骨双头锥空洞洞的握柄中,数道银针嗖地窜入任闯口中!
  
      躯体之内,无表皮卫护,这点炼体者与平常武者并无异同,纵使银针未曾喂毒,可只要速度够快,亦能造成致命打击。
  
      此前,没人知晓逆耳这剔骨双头锥中另藏暗器,更没人知晓内中银针的速度有多快。
  
      而今任闯倒下了,再没人不知道剔骨双头锥这武器,再没人不知道其中的银针虽然无毒,但依然致命!
  
      从全场被动、疑心四起,到逆转乾坤、胜券在握,到最后聪明反误、死难瞑目。
  
      跌宕的心绪是任闯最大的败笔,可江湖间又有几人能在同样的状况下不为所动呢?
  
      与其说任闯输在疏忽大意,不如说逆耳的算计太过精妙,或是说紫衣侯的算计太过精妙!
  
      “卑鄙!”
  
      “黄毛小儿,纳命来!”
  
      “这小子留不得!”
  
      接连几声怒喝,出自先前已出战过的沙海坞三人,他们的脸色与适才的紫衣侯不相上下!
  
      眼见三人即将脱缰而出,一赤着大半臂膀,露出虬龙纹身的长髯中年男子双臂横展,挡住三人去路。
  
      只见长髯中年虎目圆睁,鼻中传出的粗声喘息,不比背后三人弱上分毫。
  
      其背上两门大如蒲扇的巨斧亦是颤颤巍巍,仿若怒气难抑,即将振翅高飞。
  
      三人受阻,唇齿微动,却欲言又止,紧攥双拳,却无人再上前一步。
  
      即便不识得这长髯中年者,看到此处,也不难猜出挡在三人身前的,正是沙海坞帮主——沙万海。
  
      作为本场主持,孔默见状忙道:“贵双方开战前已有约定,拳脚无眼,刀剑无情,死生不论。几位还请节哀!”
  
      “你!——”乌仁迪已挥舞起斩马刀,怒不可遏。
  
      “不可!”沙万海喝止道,“孔长老言之有理,莫要坏了规矩。”
  
      沙万海顿了顿,又道:“你们先把任兄弟带到僻静处让他好生歇着,大会之后,带他回家。”
  
      “是。”乌仁迪三人闻言不再执拗,沉着脸,闷声不吭地将任闯地尸身抬下场。
  
      *********
  
      场上显得有些沉闷,可四下里的议论却活跃不减。
  
      哭娘子笑道:“怎么?不够精彩?”
  
      “不但精彩,而且有趣。若非我知道你和紫衣侯没有一腿,我还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叶凌风知道哭娘子这话是冲着她说的。
  
      哭娘子堪称幽冥教第一智囊,叶凌风会有这般评价,既是在夸哭娘子足智多谋,亦在说明紫夜轩背后之人非同凡响。
  
      哭娘子邪魅一笑道:“那你猜猜沙万海和紫衣侯之间,谁能赢?”
  
      叶凌风不假思索道:“紫衣侯。”
  
      哭娘子道:“为何?”
  
      叶凌风道:“因为你这么问。”
  
      哭娘子嗔道:“竟耍小聪明!”
  
      叶凌风笑道:“那是当然,要让我跑腿,我自当仁不让,要我耍大聪明,我可没那脑袋。”
  
      叶凌风朝夜殇扬了扬下巴,道:“是吧?大聪明。”
  
      姜逸尘见此,心下暗笑,也不由感叹,若不是有叶凌风和哭娘子这俩话痨同行,以他与夜殇、幽鬼三人的不苟言笑,来看今日武林盛会,非但要少了几分趣味,看不明白之处,无人从旁解说,也定要少长几分见识。
  
      夜殇道:“沙万海的翻江斧一旦舞开,江湖上没有几人能挡得住。”
  
      叶凌风道:“挡不住便不挡。”
  
      夜殇道:“翻江斧长有五尺,沙万海至少有五种法子让紫衣侯无从近身,那么紫魔手便毫无威胁。”
  
      叶凌风道:“那这沙万海有几成胜算?”
  
      夜殇道:“九成。”
  
      叶凌风道:“那这剩下一成?”
  
      夜殇道:“便是翻江斧未能舞开。”
  
      叶凌风道:“翻江斧未能舞开,自然是因为紫魔手近在眼前,沙万海只得做防!”
  
      夜殇道:“紫衣侯只有一种法子,让翻江斧无处施展。”
  
      叶凌风道:“什么法子?”
  
      夜殇道:“抢攻。”
  
      叶凌风皱了皱眉,道:“紫衣侯处于劣势,自该想到这法子,可沙万海占尽优势,也该防着这法子。”
  
      夜殇道:“所以沙万海的赢面本便很大。”
  
      叶凌风未能想通关键,但他已断定哭娘子所料不差,绝不会和夜殇有两种看法,坚持道:“赢面大,并不代表一定能赢。”
  
      哭娘子道:“当然。”
  
      任闯之死便是最好的佐证。
  
      叶凌风道:“那紫衣侯如何能赢?”
  
      夜殇道:“紫衣侯赢在能率先想到这法子。”
  
      叶凌风惊疑道:“沙万海为何不能先想到?”
  
      夜殇道:“因为紫衣侯在想到这法子的时候,沙万海还在想任闯为何会死。”
  
      叶凌风道:“任闯难道不是遭了算计?”
  
      夜殇道:“要算计别人,总得先知道那人的软肋在何处。”
  
      叶凌风道:“你是说逆耳知道任闯的练门在何处?”
  
      夜殇道:“不错。”
  
      叶凌风想起了双方交锋前,紫衣侯对逆耳那段耳语,道:“是了,紫衣侯知道,逆耳当然也知道,而逆耳便是揪着任闯这弱点,让他一直处在提心吊胆中!”
  
      夜殇道:“你可知道任闯的练门在哪?”
  
      叶凌风道:“不知道,你知道?”
  
      夜殇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任闯的练门,除了他的家人和沙万海外,本该再无外人知道,这本是最大的忌讳,可紫衣侯为何会知道?”
  
      叶凌风道:“想来是谁走漏了风声,或是……”
  
      夜殇道:“只要不是沙万海自己出卖了任闯,那么你现在所想,便是他现在所想。”
  
      听到这儿,叶凌风已了然,姜逸尘心中亦惊骇不已,几乎与叶凌风同时叹道:“所以紫衣侯早已想好如何赢,而沙万海甚至还未做好争胜准备。”
  
      哭娘子咯咯笑道:“所以此二人的交锋,出手瞬间,便已定胜负。”
  
      幽鬼评断道:“高手间的较量,本便少有焦灼场面,胜负之争,便是须臾之争。”
  
      姜逸尘忽而问道:“沙万海今日会横尸在此?”
  
      夜殇道:“那得看是否有人要保下他这条命。”
  
      姜逸尘不解道:“沙海坞背后还另有其人?”
  
      夜殇瞥了一眼姜逸尘,讳莫如深道:“紫衣侯背后有人帮衬,不见得沙万海就是孤胆英雄。”
  
      姜逸尘闻言一怔,不知夜殇所言何意,可下一瞬他的注意力便被舞剑坪那端吸引过去。
  
      紫衣侯丝毫不顾一派掌门的颜面,双方还未完全落位,便发动突袭!
  
      沙万海显然是吃了一惊,虽反应及时,以翻江斧挡下紫衣侯第一轮攻势,可长兵本不利于防守,一旦被欺身而进,转瞬间便左支右拙。
  
      只见沙万海那粗壮的手臂已现道道血痕,反应越发迟缓。
  
      下一瞬,那带着紫煞气息的紫魔手即将刺入沙万海的咽喉,而沙万海已招架不及!
  
      </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