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1905.com > 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苟且男女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苟且男女

嗡嗡嗡。
  
  许久不吸血的神戒之剑这一次过足了瘾,从姜行舟身躯上下来,缓缓的飞到了卢北川身边。
  
  十几个聒噪的药王谷弟子,转眼之间被卢北川屠杀干净。
  
  四大妖孽如何?
  
  结丹境大圆满又如何?
  
  在魂力配合神器之下,一切都不堪一击。
  
  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这些人身上佩戴着的各种储存戒指、工具。卢北川却不屑一顾,轮丹药,这些人手中的根本没法和他相比。
  
  论武器,他手中有神戒之剑,所向睥睨,这帮人手中恐怕不会有好东西。
  
  卢北川从手环之中拿出一把丹药塞进嘴里,换了一件药王谷弟子的衣服,朝外走去……
  
  天逐渐黑了下来,卢北川也走出了乱阵谷的区域,身后那狂躁的声音彻底消失了,“哎……”卢北川叹息一声,回头看去,“不知道老乌龟是死是活……”
  
  玄妙纵然存活了几千年,但毕竟前身是个妖兽,这也就注定了他的修为,不可能是虚妄或者虚真的对手。
  
  哪怕是能够保住性命,卢北川觉得也足够了不起了。
  
  只是这一刻,他不敢在回去看了,身体受伤加中毒,就算是服用了各种丹药,也不可能瞬间痊愈。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身龟甲保护,这多半天的时间虚妄和虚真两个老家伙也没在找过来,倒是碰见了不少长老院的弟子,一个个匆匆忙忙的跑向乱阵谷。
  
  药王谷十几人丧命,其中包括姜行舟和姜天傲,这足以震惊整个昆仑域,去的早一些的弟子,没准能从这些死人身上有所斩获……
  
  有人看见卢北川,见他穿着药王谷的弟子,也只做没看见。
  
  前面是妙峰山山腰处的一处昆仑域弟子寝室,卢北川拿出昆仑域弟子服装换上,又做了简单的易容,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这片院落不小,在这里居住都是一些修为普通的弟子,不过却没什么人。
  
  看见卢北川走来,一个穿着宽大衣袍的少年走来,“这位师兄?你是……”
  
  这少年穿着青衣,卢北川身上的是白衣,衣服的颜色在昆仑域也是一种级别划分,要想穿白衣至少要清骨境以上。
  
  卢北川微微一笑,说道“我乃长老院弟子。”说话间,随手一挥,施展出一抹强大的真元气息。
  
  这青衣弟子顿时感受到了压力,满脸的惶恐表情,“敢问师兄怎到青衣院来了。”
  
  卢北川将青衣院这个名字记下了,“你如何称呼?”
  
  “弟子妙驹!”
  
  “妙驹?这么说,你是一匹好马。”卢北川笑道,“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乃是玉广,也在长老院。”
  
  “哦,原来是玉广师兄徒弟,你还要称呼我一声师叔呢。”
  
  “师叔。”妙驹傻乎乎的连忙撩衣跪倒。
  
  卢北川一看,顿时放宽心了,道“我是来暗查卢北川的。”
  
  “啊!这里……这里没有卢北川。”妙驹有些惊慌的道。
  
  “你惊慌什么?”卢北川审视的眼神盯着他,“说!”
  
  “弟子没有……没有惊慌。”妙驹说。
  
  卢北川背着双手在院落走动,“这里住了多少人?”
  
  “一共三十八人,不过都外出寻找狂徒卢北川去了。”
  
  “你为何没去?”卢北川问道。
  
  “弟子修为低下,去了也是没用,打不过那卢北川,只能在这里看守。”
  
  卢北川点点头,“若你遇到卢北川,该当如何?”
  
  “这……”妙驹拿出玉牌,道“我会捏碎玉牌,到时候师兄、师叔伯还有师祖们都会知道。”
  
  “嗯。”卢北川点头,“带我在这里查一查。”
  
  “这……”妙驹额头顿时冒汗了,卢北川见此,心头一动,这妙驹有问题啊,“没听见?”
  
  “是,师叔。”妙驹擦着额头的汗,“青衣院一共分为三层,咱们从第一层开始吧。”
  
  卢北川根本不理会他,直着往里面走。
  
  妙驹连忙阻拦,“师叔,师叔……”
  
  卢北川道“我倒要看看,你在这后面藏了什么东西!”说话间,快步来到了最后一层院子。
  
  “师叔,师叔……”
  
  “闭嘴!”卢北川低吼一声。
  
  妙驹当下不敢吭声了。
  
  刚刚踏入后院,卢北川便听见传来一道清晰的女子轻吟声音,“嗯?这里有女人?”
  
  妙驹脸色煞白,“师叔,别去了,会有危险的。”
  
  “什么危险?”卢北川说着继续大踏步往前走。
  
  那女子的叫声越来越大,但见后院一排寝室中,最中间的一间亮着灯,灯光照耀之下,透过窗户能够看见房内身影,一男一女正在行双修,男的在女人后面推动,女人仰头塌腰,竭力配合。
  
  “玄哥用力,用力……嗯嗯啊啊。”
  
  卢北川脑子嗡的一声,这声音太太熟悉了,是来自玲花的叫声。不用说,身后的男子十有八九便是天门宗的赵玄了。
  
  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没有离开,而是藏在这里。
  
  紧接着,卢北川忽然感受到了一抹死气从最角落的房间传来。
  
  “嘶……”卢北川倒吸了口气,忽然听见耳后风声阵阵,他先是向前半步,旋即转身,同时手掌伸出。
  
  扭过头便看见面容扭曲的妙驹,手中一把黑色短剑扎了过来。
  
  卢北川伸手捏住他的手腕,另外一手掐住了他的脖颈,稍稍用力,妙驹四肢乱颤。
  
  “你不是昆仑域弟子,你是天门宗的人!”卢北川顿时感受出来,此人身上的真元气息和昆仑域弟子截然不同,带着一股邪魅的气息。
  
  妙驹脸色酱紫,眼看不行了。
  
  卢北川道“我可留你活口,若是松开手,你敢叫,我便把你撕个粉碎!”
  
  妙驹用力点头。
  
  卢北川松开了手,妙驹跌落在地上,大口喘息。
  
  “里面的人可是赵玄和玲花?”
  
  妙驹一惊,认真凝视卢北川的眼睛,也认了出来,满脸大骇,“你你你……”
  
  卢北川甩手一耳光抽了过去,打的妙驹腮帮子顿时肿胀了起来。
  
  “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
  
  “是!”
  
  “这里的人呢?”
  
  “都死了,尸体在那个小屋里面。”
  
  卢北川心头一惊,当下抓住妙驹走了过去,还未靠近,便能闻到一股尸臭。
  
  。

Ps:书友们,我是龙门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